追寻者

画风诡异,文笔飘忽

蠢得不得了
 
但还是发出来了ପ(⑅ˊᵕˋ⑅)ଓ。

前两天逛生活区,有个小家伙直接一直试图钻进主人的袖子
  
   
。。。。从袖子里探出头的小小的仓(pang)鼠(xie)什么的【噗嗤一声被萌出鼻血】
  
  
   
   
混个更混个更【不要脸】
淘宝有售【不存在的】

涂了很久。
 
本来想打很多话,结果千言万语化作一句mmp
手机饱和度差别怎么这么大,感觉好红啊【画的时候我怕不是个色盲🙃】
 
       
—————————————————————
画的时候母上大人总在边上问我:为什么这个人对着空的地方看?就跟发呆一样
  
……

娘啊我说他是被吵的双目放空你不要误会哦,真的哦!【划掉】
  
 
        
—————————————————————
想象中就是一如既往的ai疯狂说骚话然后pm大佬点点点的状态(๑´ㅂ`๑)
   
  
本来想画那种“喧闹都市里隐藏在边缘角落的孤独hero”的感觉呢【。】
 
结果现在看起来就是一种“黑漆漆鬼城里坐在天台上晒太(yue)阳(liang)”的赶脚了
——手机色差看起来还特别红——更诡异了😂

   
        
          
 
—————————————————————

ps.画的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dencity这么绿?天是绿的,建筑是绿的,pm大佬也是绿的——画的全程就是在和绿作斗争。我都要绿了【。】

pps.大大们求评论啊…我感觉我几十个粉丝都是假的🙃

今天职业病犯了吗?犯了
orz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那种平时会在脑子里构思一些不太可能会产出来,基本用来自high的小故事,反正我是经常会有啦
(各种同人,原创,半原创,汤姆苏玛丽苏,耽美百合,正常bg,种马爽文甚至pwp或者诗歌传记都可能啦,总之是只在脑子里面但是不一定完整的东西那种)
 
  
今天就想了一个      超直白看起来小个子其实本体植株超大的"小"树妖攻 x 满脑子都是办公务结果其实是被boss当交换条件"卖"给树妖的下属受    的自high向小故事

背景是玄幻那种(大概会是种马男主当老大带领一群小子称霸天下的那种感觉?)
总之就是种马老大向树妖求助 然后可能他种马的不够彻底(?)面对和他性向不一致(男)的树妖dalao(??)他选择了“卧槽惹不起溜了溜了”然后把做事挺认真的小弟“丢”给树妖dalao(……)做交换的   故 事。

萌点大概在树妖本身没有性别(有些植物的性别在花上你懂吗)所以外貌挺娇小漂亮的一开始下属君还满脑子“嫂子不能碰”(这是一个因为老大是种马而造成的美妙的误会( ゚ω゚)……)结果后来被放倒的时候一脸懵逼+黑人问号脸。【卧槽我的萌点大丈夫???这年头有大那啥的那啥特受欢迎吗!?】

有可能还是角虫手向?
    
     
这样看感觉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吧?——结果实际上我一直在思考,一颗足够大的树(因为要能强大到能帮种马老大的忙)——是什么样子的?
 
 
说到这里你们可能仍然没get到我的意思——我全程在想——开花方式单性花两性花到底该是风媒花还是虫媒花果实的发育方式真果假果心皮;根茎叶花果实种子的能量最优配比【????】——
 
——最后等我的设定差不多半成品我™才想起来??我不是在编耽美(?)小故事吗?我设定这个干嘛?🙃
   
         
    
 

……
所以这个故事就这样搁浅了(放屁你本来就没打算产出好吗!)

   
        
  

 
抵制不良脑洞,拒绝疯狂设定。 适度设定益脑,沉迷设定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脑洞【重重划掉】

十代:你又掉毛了!
法老王:喵!

我的想象中,有一双。。。哦不是,啾呆抱着法老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肥肥的又软软的,估计手感超棒吧。
很温暖。
 
 

 
 
总之继续磨板子
这张是无纸作业,值得纪念(¯﹃¯)

板子到手了。。

练习一张上色

作品。
   
  
终于放假所以来涂个鸦放松一下。
   
    
我的命题老是有些意义不明的强行双关,真的要考虑下有没有人看的懂。。。。
   
其实本来是打算以《化妆》为题的,但是觉得改成《作品》更有意思一点。嘛,作品,对啊,就是作品。
 
忙太久脑子里只剩下这些玩意儿了【躺】
    

   
   
      
 
——————————————————
所以你猜猜看那是谁的手【划掉】

水仙作!水仙作!!水仙作!!!

  

描个线上色之后再发吧。。——去他的上色我忍不住了我就是要现在发!

 

脑子里怕是进了水

 

其实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wocwocwoc怎么办这个cp坑我自己挖的自己跳了,估计不能更冷。但是真的太好(吐血身亡)。

  

灵感来源是雏鸟的乞食,真的充满着我流的冷(wu'liao)知识。不懂的小伙伴可以→戳链接 或到我主页了解。

不清楚我流水仙设定的→戳这里

    

所以请脑补雏鸟“我要我要我要我要”和亲鸟的“凎!小混蛋你干嘛呢”懵逼脸【划掉】
   

而且作为造物和造主的话看成母子完全没有违和感(喂喂!)【划掉】

  

不对不对你们没有get到我想表达什么之所以提到鸟投食是我想说有些东西跟思维和意志无关是一种本能你们知道吗就是那种比我想我打算我决定什么的要由更深层的东西决定的比想什么更快出现的动作就是那种虽然可以用意志控制但是不控制的话就身体会自己动的那种那种啊啊啊(突然职业病)(幻想和理智出现冲突)(语无伦次)【划掉】


【链接用资料】

★科普★

 
我的喜好总这么别致所以需要给大家科普一下不然都没人知道我在说什么(估计没人想知道)。
     
★因为很学术,所以也许会因为什么可能有点奇怪但是的确是专业/无特殊意义的词被屏蔽掉,总之要是有这样的情况就自认倒霉了。

—————————— 
【鸟类乞食】

 
这里说鸟类乞食其实不单单包含雏鸟的乞食,也有别的比如亲鸟的喂食反应,是多方面的东西。
 
总的来说这是鸟类进化出的一种种群之内的互相适应的行为。这种行为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比较复杂的反射,是不经历训练就可以完成的固定行为模式(Fixed Action Patterns)。很多时候都非常有意思。

某些晚成鸟(altricial bird)的雏鸟——即一出生发育不全,不会自己觅食、行动的鸟——口腔的内壁是鲜艳的黄色或红色,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亲鸟的视觉,对他进行喂食。


   
  
   
再举个例子,有些类型的雏鸟也会通过特定的行为来刺激亲鸟。比如海鸥会通过啄击亲鸟喙部的红色斑点来刺激亲鸟的反刍(从有些海鸥喂食的视频中可以发现,其实有的时候亲鸟本来想吃回去,结果雏鸟一啄就又吐出来了233),而且亲鸟的反应也同样是下意识的,即使饿的饥肠辘辘也会把所剩不多的食物反刍出来。

(说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其实鸡雏也会去啄贴在纸盒子上的圆形红色贴纸,即使它们是早成鸟,推测有可能是某种历史遗留的反射)

顺便一提,在哺育后代方面臭名昭著的杜鹃就是利用了其他亲鸟的这种特性(即FAP)。

   
            
总而言之,生物的复杂行为比我们想象中更多的受基因的控制。鸟类的乞食就是其中一种。人用本能一词来指代它,但是这个词本身的含义又十分模糊;或者用拟人化的理由去解释它,很贴切但更多意义上是出于想象。总之,父母之爱是铭刻在基因里的。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搜寻相关资料。
    
     
☆学术知识拓展☆谷歌一下会有惊喜☆怕是并没有人去查☆

鹅的滚蛋效应 (egg-rolling)

人类下意识的扬眉毛回应 (eyebrow flash)

 

 

——————————
#图片来自网络

总之是草薙桑的日常。

大概是拿热狗剩下的过期面包去喂鸟吧(嗯不然给顾客吃吗?)
附近的鸟都认识他了真好(。)
 
 
请忽略后面拎衣服的那个谁,他不是重点【划掉】
毕竟风衣拖到地上会很脏,草薙桑又没有反重力下摆【划掉划掉】
 
   
  
  
——————————————————————
扫描的时候用错了模式结果图糊了【绝望】
试着用鼠标上色结果丑到炸,最后删掉了——我想要板子【躺】
  
  

顺便一说草薙真™可爱,真的。
鸟也很可爱。

《登出错误》
占个位置
答应 @ 林子 放大纲上来——想想还是算了,都不知道正篇什么时候能动笔,吊人胃口有点猥琐。之后要是开始写了的话再放到这里。